您现在的位置: 额敏县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 >> 文章中心 >> 额敏之窗 >> 风景旅游 >> 正文
千年古城丨扑朔迷离的古墓葬
(发稿时间:2016-12-29 11:30:58 信息来源:额敏县宣传部 查看次数:( 1777 )

 

 

额敏县旅游资源中有不少历史沉淀厚重、有极高史学参考价值的古迹,而最具特色的除了也迷里古城遗址外,还有许多古墓葬。

古墓葬中,最出名、最扑朔迷离的当数乌什水土墩墓葬。

乌什水土墩墓位于额敏境内168团团部西侧6公里多处。大墓直径191米,斜长127米,高20多米,是用黄土、砾土堆积而成,顶部平坦。远处望去,俨然一座小山,甚为壮观。大墓的四周是农田,田野坦荡,视野开阔。巨大锥形体简洁的几何造型,一直占据着地上的制高点,对周边一览无余的田野形成了俯视。

有人猜测大墓是窝阔台之子贵由汗的墓葬;也有人说是某位蒙古王爷之墓;还有人说是更早期的乌孙大墓;还有老百姓说是唐朝女将樊梨花的点将台。但这些说法都有待考证。也许是这座不知何年建起的“大墓”宣传不够的缘故,游人稀少,知者寥寥。

可就是这个不知所属的大墓,竟被一个外来的盗墓者盯上了。据说十几年前,盗墓者举家搬迁到了墓旁,在距大墓近500米的地方搭起了模样古怪、造型简单的房子,为了掩人耳目,这户人家还在屋子的周围种了些花,还有蔬菜什么的,一看就是打算长住,要好好生活下去的样子。

 

 

距离大墓不远的地方,住着一些汉族村民,看到这户人家竟把屋子建在了大墓的脚下,好像平滑的皮肤上突然长了个瘤子,开始是有些不舒服的,好在当地民风淳朴,人不多言,并没引起警觉,都以为是“上头”派来看守“大墓”的人,或者是“上头”谁家的亲戚借住在了这里。几年下来,这户人家和当地的村民彼此之间没啥交往,大家都相安无事。

到了晚上,大墓周围煞是安静,偶尔听到附近村民家狗的几声吠叫,在黑夜中不显凌厉,反而衬托了静谧和黑暗。静和黑带来了一种异样的气氛,什么都可以隐藏,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直到有一天,当地人发现,好久没见这户人家出现了,好像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天晚上,新月微弱的光照下,距离大墓不远的地方,鬼祟的大树在风中枝桠乱舞,倾斜的主干指出了常年的风向。村子里有个年轻人喝了点酒,出来后在通向大墓的荒草路上乱转,也许是好奇,不觉中来到了这座大墓跟前。他被吓了一跳,酒也醒了:大墓脚下那间歪歪扭扭的房子拆了,人也不知去向,微光下面,这座大墓好像经过了一场灾难:从房子里挖出来的一条500米长的沟壑一直通向大墓的腹部,沟壑的周围,却没见到黄土堆积。

 

 

 

息传出,县上的人很是震惊,邀请了自治区有关专家用最快的速度对事发现场进行了察看,结论得出来了:这是起恶意的盗墓案,显然,这个盗墓的人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准备的。可以想象得出,他带着原始工具,每天像考古学家那样沿着通向大墓的方向小心挖掘,一米,两米……一直挖到大墓底座的中心位置,到底他得到了什么,人们不得而知。

200510月应县领导的邀请,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专家孟凡人及新疆考古队巫新华一行三人来额敏进行考古研究。乌什水土墩墓右侧和后面为延绵起伏的高山,左侧为长年奔腾不息的额敏河及大道,前面是辽阔的开阔地,地理位置和风水都很好。根据乌什水土墩墓的地理位置和庞大规模,专家认为应是一个王爷贵族之墓冢。根据所挖出23米深处的砖坯(即较原始的砖)等情况,建墓时间当更早一些,距现在大约在10001200年左右。但究为何人之墓和确切的年代,尚需做更具体的考古工作,以出土的内容来断定其年代和墓主。

为配合额敏县城至铁厂沟公路改建项目,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20026月在新建公路的施工范围内抢救发掘了7座古代墓葬,出土随葬品有铜器、骨器、石器和玻璃器等。从出土文物看,墓葬的年代在公元前700年到公元前500年间,是早期游牧民族的墓葬。 

 

 

 

由额敏县城到铁厂沟之间长一百多公里的区间,是被两山夹着的山谷草场,水丰草茂,是古代游牧民族理想的生存场所。据考古调查,这一地区至少分布有一百多座古代墓葬。墓葬的地表均有石、土的封堆,有的封堆上立有长条状的立石。

抢救发掘的7座墓葬位于一碗泉和库拉苏两个地方。墓葬为竖穴土坑墓,墓口用石板或长条石封盖,墓坑内填戈壁土。葬俗有单人葬、多人合葬,有一次葬也有二次葬,死者头朝西,葬式仰身直肢,个别死者的手指骨或脚趾骨缺失。

出土的铜器中有铜镜。铜镜圆形,从镜边缘局部情况看,当为带柄镜。发现的铜马衔均为衔的外端头,有双孔,其中外侧的孔为长条形,内侧的孔为圆形,这种马衔在中亚早期游牧民族的青铜马具中出现过,在新疆察吾呼文化早期墓葬中也见到过,是早期青铜马衔的一种型制。出土的铜镞为扁平镞,镞首部分的剖面为有脊的三角形,无翼,尾部插在木箭杆中,是早期铜镞的形式。铜器中还有不知用途的残铜件和铜针。石器和骨器为小的石扣和骨扣。

这次发掘中比较重要的发现是在一座墓中死者的颈部发现数十枚早期玻璃珠,玻璃珠为算盘珠状,出土时许多已残破。从目前的考古材料看,大约在公元前500多年,在塔里木盆地周边的群巴克墓地和克孜尔水库墓地发现过这一时期玻璃珠,在天山北麓地区这是首次发现。研究者认为这些玻璃珠是由西亚地区传入的。额敏河流域这些玻璃珠的发现为进一步研究我国早期玻璃器的传入途径和早期玻璃器的制做提供了新的珍贵的材料。

  

 

额敏境内古墓葬多分布在水草丰茂的山前谷地和平坦地带,分为土墩墓和石堆墓两种。

168团团部西南约10公里的地方,有6座土墩墓,呈南北方向排列,也是用黄土、砾土堆积而成,顶部平坦,其中最大的一座古墓直径27米,高4米。

吉朗特古墓葬,位于喀拉也木勒乡吉朗特山西南约1公里处的山口地带,该处有土墩墓6座,分为两排,每排3座,呈南北方向排列。其中最大的一座向北偏东15°,直径27.3米,高10米。据考证为汉代乌孙墓。

确拉阿尔旦古墓葬,位于166团,原有墓葬100余座,现存30余座,墓群呈南北方向链状排列,分数组,每组410座,用黄土、小砾土堆筑,顶部平坦,其中最大的一座高2米,直径12米。

奥巴里古墓葬,位于上户镇辖区,共有3座墓,呈南北方向排列,大小相近,顶部平坦,用砾土、卵石筑成,其中最大的一座高2米,直径28米。

 

 

 

玛依阿因古墓葬,位于上户镇辖区,共有3座墓,间距分别为14米、35米,呈链状排列,向北偏东40°,占地面积300平方米,3座墓均用石块堆成,石块呈环状排列,其中最大的一座直径6.4米,高2米。

古尔特喀拉古墓葬,位于霍吉尔特蒙古民族乡古尔特喀拉村,该处有3座石堆墓,其中最大的一座直径10米,顶部矗立一块灰黑色石碑,高1.8米,宽0.5米,厚0.3米,无文饰。

克孜尔库勒古墓葬,位于1654连垦区,占地5平方公里,分为两片。一片在泉水湖南岸,有6座,均用直径约30厘米左右的石块堆筑,呈环形,居中的一座最大,直径2米,高0.5米;另一片在西岸,有3座同样大小的石堆墓,高0.2米,直径1.5米。

吾巴勒古墓葬,位于上户镇辖区,墓高8米左右,周长20余米,呈圆锥体。据考证,此墓已有200余年的历史,相传一名叫库尔德别克的哈族青年,游牧到此地时,遇到了野豹袭击羊群。为救护羊群,青年与野豹展开搏斗,不幸被野豹咬伤致死,按游牧民族的习俗,葬在此地。后人为了纪念他,用马鬃、牛毛、黄土和坚泥筑成此墓。(供稿:贾新建)

 

责任编辑:朱永光        编辑:杨燕


本网站开办单位:中共额敏县委员会 额敏县人民政府 主办单位:额敏县人民政办公室 承办单位:额敏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地址:额敏县友好路 理:额敏县电子政务办 电话:0901-3340090 E-mail:emdcb3300503@163.com

【新ICP备08001225号】【新公网安备案号 65422102000001】 本网站为额敏县政务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以上